古三通

穿越之霸道狼狗(三)

无穷无尽的快乐

科幻文学出版社:

打人不要打头,要打头就打 @金陵城最明亮的布偶 的


前文见http://shanghaifleur.lofter.com/post/1ec0a362_ee9ba8bf


10

在昏黄的灯光看到的是袁弘,而不是吴磊的时候,胡歌先是一惊,随后很快冷静下来。
不就是睡吗。这个我睡过,熟的,来吧不在怕的。
胡歌这么想的,四肢伸展,在床上躺平了。
腰躺软下来,才发觉自己动一动就头晕眼花。疼是照样疼,可这一回疼得又别出心裁了一些,屁股后面没有感觉,反而是下腹刀割一样,光吸口气都痛得眼前发黑。更别提他这一身虚的啊,动一动就冒虚汗,眼见不知道是哪里还在发炎。胡歌瞬间有些懵逼,他这次是扮演的什么绝症患者,这也太虚弱了,刚醒过了就又疼得迷糊了,动都没力气都一下,该不会还没演完这个剧本就挂了吧???
好在这个剧本里吴磊暂时还没出现,而且自己也没有被日过的征兆,说不定和之前一样是个纯爱剧。胡歌这样想着,看见阴影里的人大喇喇地踢掉了鞋子,也没用心关门,听着声音,大约是朝他走过来了。
胡歌勉强扶着床头柜直了直,撑起来身子,下腹痛的像女孩来大姨妈。他听到自己多年好友冰冷地质问道:“你今天怎么又没有去送饭,我中午都没吃上饭,你除了在家躺着还会干吗?”
胡歌张开嘴。
袁弘还在继续凉凉地说:“家也没有打扫,鞋柜上的皮鞋也没刷——我在外面赚钱养家,每天起早贪黑,你连这点儿事都做不好。”
胡歌瞪大眼睛看着他。
袁弘忽然拽着他的手臂,把他一把从床上拉下来。“一天到晚在家装病,回家里连杯水都没得喝,我还不如睡剧组——”
胡歌震惊了,没稳住身子,被他从床上一把摔到地上,在冰凉凉的地面趴了半天也没人扶。
冬风凄冷,他看见对面的男人冷哼了一声,走到沙发上踢掉了拖鞋,臭袜子丢在地上,开始打起了游戏。

11
于是糟糠之妻胡歌在寒冬腊月被老公赶到厨房做饭。
他蹲在地上尝试调了会儿暖气,但是厨房的暖气片貌似坏了,他也不知道该咋样能修好这倒霉玩意儿。更倒霉的是,胡歌在冰水里冻着手指头艰难地洗着西红柿,感觉自己的下体痛得一抽一抽的,而且好像还有什么液体流出来了,不会真的能来姨妈吧。
胡歌一阵心碎。他又回想起自己大着肚子被吴磊抱在床上骑乘的场景了,作为一个常年体型清瘦体脂率低于10%的人,被操的时候还能感觉自己奶子和肚子一抖一抖的真是从所未有的噩梦。
胡歌双腿发抖全身发疼地炒着鸡蛋,门外却是袁弘这个垃圾一边打游戏一边骂队友的声音,动静很响,跟个破锣鼓似的。虽然老袁之前和他一个寝室时也是这个狗样,但当时双方都是情窦初开滚上床单的钢铁直男,这些臭毛病还是可以接受的。如今同住一个屋檐下,胡歌才感觉到屋子里有多吵。
没想到动静这会儿突然停了,似乎是袁弘骂咧咧地把游戏关了,走出去接了个电话。胡歌把西红柿炒鸡蛋和米饭端出厨房,卧室门开了一条缝,里头袁弘在吹牛逼:“亲爱的,我晚上去看你,肯定的,没办法,老婆要我回家吃饭,我知道,我肯定会和他离婚的,保证离婚,也就是这两个月的事,别哭了啊。”
电话打完,他走出门看到胡歌站在客厅,也不避开,好像刚刚打的不是一个出轨电话,大摇大摆地过来在沙发上一坐,还顺势掐了一把胡歌的屁股:“怎么突然想起来做这个菜,这不是大学时你常做的吗。”
鸠占鹊巢的直男胡歌心虚地摆好碗,坐下来也吃了一口——直男如他只会做这一个菜。
他们边看电视边吃着饭,电视里在放一个青春偶像剧,胡歌全身都骨头散架了一样疼,也没心情看。何况他过去给日了好几天了,除了第一天以外没有哪天好好吃过一顿饭的,现在眼前有盆大米饭,不管自己做的多难吃赶紧爬两口。放了十几分钟才发现主角和配角是自己和老袁。“当年刚拍完这片子你就怀孕了,非要领证——”袁弘瞧了一眼,凉凉的讲。
胡歌没跟上节奏,“啊”了一声。
袁弘看胡歌没反应,不知道哪来的火气,烦躁地啪一下放下了筷子。
胡歌脑中警铃大作,以他过去几天的经验来说,这种时候马上他就吃不上饭了,于是他争分夺秒地赶紧往嘴里塞了两口,下一秒袁弘果然把饭桌掀了。“不吃了,我出去见个朋友!”胡歌看着一地狼藉,心中滴血,嘴里还是贤惠地说了:“你路上小心。”没有想到下一秒居然被袁弘直接一巴掌扇倒在地:“你是不是巴不得老子出去过夜,每天嘴里一句好话都没有。”
胡歌还没反应过来要还手,袁弘已经扭着他的手臂把他按在地上,还开始扒他的裤子。胡歌忍不住踹了一脚,但是没踹开,而是闻到男人身上的酒味和烟味。袁弘火冒三丈地说:“我早就知道你在外面有人,看不上老子了是吧。”
“听说还有几个人为你搬到这小区了,你们这些狗姘头是一天不见面都不行了对不对。”胡歌感觉自己这副柔弱的小身躯在强健的手劲下几乎都要给掰碎了,疼得骨头都咯吱叫。头上的人如同泰山压顶,边说着胡话话边扒着胡歌的衣服,掐着他的脖子,把他的家居服撕碎。“我们结婚都十几年了,你要不要脸,你都三十多岁了,每天还在这发棗骚——”
胡歌:??????
这是什么中年恐婚警示案例???

12
“你放开他!我警告你,离他远一点!袁弘你这个狗逼你敢动一下试试,我已经报棗警了!你敢伤他一根手指头我打爆你的狗头!”
#吴磊你虽然强棗奸过我十次但是干得好#

13
胡歌柔弱地躺在兰博基尼的后座,枕在年轻男人的腿上。吴磊一手托着他的腰,一只手把人搂在自己怀里,心疼地抚摸着身上的人消瘦的身体,手一直发抖。
胡歌没察觉,还在认真收集他在这个剧本里的信息。
他首先打开微博看了一眼胡歌搜索关键词,挂在最上面的是一条影帝胡歌人设崩塌,首条就是卓伟十分钟高清无P无打码视频,里面绘声绘色的讲述了当红巨星全娱乐圈女神三大影帝无数好哥哥小狼狗的梦中情人胡歌,如何十八岁隐婚,和狗逼渣男同居十五年,被渣男常年出轨家暴忍气吞声当下堂妻,甚至在金球奖颁奖礼前一天还被婚内强灙奸,第二天无怨无悔给渣男送爱心午餐,玉女掌门人娱乐圈圣处女人设彻底崩塌。
第二条娱乐圈胡歌迷弟盘点。
第三条美艳影帝和丑逼小三对比照。
第四条胡歌为袁弘堕胎三次。
第五条袁弘是谁。
胡歌:……
耳边是吴磊声泪俱下的谴责。“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糟蹋自己啊。”
胡歌抬头看了一眼,小狼狗吴磊这次难得拿了正面剧本,端的是器宇轩昂,长得英俊潇洒,比他还高大一圈,抱着自己怕碎了,轻的不敢用力,眼泪一滴滴滴在他手机屏幕上。吴磊带着哭腔:“我不知道——”
吴磊哽咽着说:“我只知道你们在一起,可是我不知道他是这样对你的,我如果早知道,我一定会救你的,都是我的错!”
“这个事吧不算你的错——”胡歌诚恳地说。
话音刚落吴磊哭得更狠了,“你瘦了好多,憔悴了好多,去年你在颁奖礼宣布退圈,是不是他逼你的。”
他的眼睛在胡歌苍白的脸上打转,看见胡歌瘦得伶仃的肩膀下露出一段深深的锁骨,修长的颈脖脆弱得像白天鹅,无力地靠在自己身上。
吴磊悲愤地咆哮道:“你当时怀孕了,好高兴,偷偷跟我说,这个奖杯是上天给你未出世的孩子的礼物。”
胡歌一阵心酸,不自觉就伸手去摸了摸自己一直发痛的肚子,本来已经麻木的心,但是此刻竟然有些感同身受地为这个原本的身体主人难过了起来。
他伸出手把吴磊流了一脸的鼻涕眼泪擦了,忍不住诚恳地安慰道:“谢谢你救了我。”
吴磊眼睛突然亮了,艰难地呼吸着,抓着胡歌的手一紧,仿佛偶像剧男主附身一样,浑身散发光辉,他用全世界中心的声音大喊:“哥,嫁给我吧,我们很快会有自己的孩子的!”
胡歌暴风后退三米。
吴磊抓住他的手,激动地说:“我们第一胎一定会是女儿,我最喜欢女儿了!”
胡歌还没把手抽出来,感觉背后砰一下巨响,一辆车撞在车屁股后头把他们逼停了。
从车上面翻下来一个中年男人,左手握着棒球棍,袁弘一脸络腮胡的样子显得既凶狠又可怕。“胡歌!你别想离开我!”
吴磊看了他一眼,也爬出车门,从地上拎起一根钢筋走了过去,眼神冷酷。
袁弘根本看都不看他,恶狠狠地盯着扶着车门勉强支撑身体的胡歌,“过来,跟我回去。”他冷冷的说。
胡歌暴风摇头,心想跟你们谁回去我都要生小孩我才不傻。
袁弘眯了眯眼:“我们十几年的感情,不是这个小屁孩能破坏的,你跟我回家,我既往不咎。”去你妈的既往不咎,胡歌一想到这个狗逼居然敢打自己,就气得怒火中烧,吴磊大吼一声,拎着钢筋就冲上去了。
大马路上的两个大男人斗作一团,连警笛声响了都没听见,扭打在一起。
胡歌最后被袁弘和吴磊一边抓着一边胳膊,像个红颜祸水一样站在马路中间,两边都是拉扯他的男人。“袁弘你这个狗东西放开他!”吴磊大叫,抽了一冷棍偷袭,没想到被袁弘一脚踹在心窝退后了一米。
“胡歌,我们相爱十几年了。”袁弘深情地说。
胡歌被袁弘握着双肩困在怀里,只能趴在袁弘宽广的胸膛上,此刻只想打爆袁弘的狗头。
“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袁弘把胡歌往怀里带了带,抱得更紧了,看着他苍白的脸,脸上突然温柔一笑:“你也是世界上最爱我的人。”
胡歌气得打鸣,劈头盖脸一巴掌打过去,还没打过去了,自己就没站稳,脱力摔男人怀里了。温顺又虚弱地挂在男人身上,胡歌简直气到倒立。
突然吴磊惊恐地大叫:“哥,你在流血!” 
他这么说着,一把手抓住胡歌的腰,扶住了他,慌张地看着胡歌白得像纸的脸:“哥,你这是——”
袁弘听见这话,也皱紧了眉头,他们看见血从胡歌的下体涌出,顺着大腿往下落,染红了浅色的宽松家居裤。胡歌双唇苍白,瘦的骨头都咯手。
在昏迷过去前一刻,胡歌还能听见袁弘愤怒地打着电话:“快来人,我老婆小产了,120吗,为什么还不派救护车!”
我他妈竟然还能再流产,袁弘是狗吗一年致孕三百次,到底有多执着老让他拿到怀孕的剧本啊!
胡歌双手握拳,恨不得一拳把袁弘的狗头给打掉,但是他还是陷入了深深的黑暗中。

14
猛地从床上惊醒的时候,胡歌还握着拳,想着刚刚的剧情,气得头顶喷火,换个鸡毛剧本,他妈还没揍着出轨家暴的狗逼渣男呢!
他这么想着,抬起头就看熟悉的脸在他的床边。此刻一脸忧郁地看着他,自己的竹马袁弘戴着一副大黑框眼镜,穿着灰突突的马褂,下颌蓄了一点儿胡子,看上去温文尔雅的。和他说话的时候怕他不肯听,还温柔地摸着他的头发:“明小少爷,今天的药放在这里了,一定要吃,等明天我再来给你切脉。”
胡歌二话不提,先给他一拳再说。

15
“不是姐姐说你,咱们家家教严明,说出去把客人打了,不是闹笑话了吗。”
胡歌把脸埋在被子里,不敢出来,只有一撮软绵绵的头发露在外头,听着外头的人絮絮叨叨。
“更何况人家袁医生从小和你一起长大,一年难得见你一回,脾气顶好的一个人,怎么招惹你啦?”
他顿感羞愧不已。
“晚上的舞会呢,是周佛海周先生举办的,爸爸想让你和袁医生跳一支舞,让你们和好。”说话的人拍了拍他的被窝,亲昵地跟他讲:“不可以不去。”
“你放心,妹妹,要是他欺负你啦,你就和你姐夫说,我们明家一定卸了他一条腿。”那人说话时会咬着嘴唇细细地笑了,很像是在开玩笑,又像是真的盘算着怎么剁掉袁弘一条腿。胡歌缩在被窝里都感觉一阵寒意,他听见那人说:“但是呢,你嫁给他以后实在不可以再打他了,是要上报纸的,爸爸会不高兴的。”
胡歌继续装死。
“快起来啦,”说话的人一把掀开他的被子,把他从床上挖了出来,“快看看喜欢哪个?”
胡歌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是和他一起愉快地吃斋念佛退圈徒步的陈坤老师。现在正打扮的光鲜亮丽像只老狐狸,一边给他整理着舞会的礼服,一边和他说话,手里还握着三只表让他挑选。
“选一个你最最喜欢的。”
#所以谁可以告诉我为什么陈坤一直叫我妹妹#
#我选择死亡#

16
胡歌失魂落魄地坐在床上,像个布娃娃一样任由陈坤打扮着。他总算看出来了,他现在进了伪装者的剧本里,如今的身份是明家小少爷,生活在大上海滩最顶端的家庭里,但他的姐姐却不是刘敏涛而是陈坤。
真是夭寿。
他回过头,打量了一下穿着燕尾服的陈坤,削瘦身材,深邃五官,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抹得一丝不苟的小卷发,脸上甚至还打了一些粉,看上去油光水滑一只老狐狸。
“看看这件米色的背带裤好不好看呀妹妹。”
胡歌看着他。
“你呀,脸色也太苍白了,也要抹点胭脂才好了,我得让阿香送点上来。”
胡歌看着他。
“打扮你老有意思了,我以前也应该买一个这种娃娃。”
胡歌看着他。
陈坤笑着把小皮鞋给胡歌穿上了,现在镜子里的自己看上去只有十八岁,还留着俊俏的小马尾,被背后的陈坤涂脂抹粉,收拾得想个娇艳小玫瑰花似的。正笑嘻嘻地守在他旁边,等着他评价。
胡歌可怜兮兮地看着陈坤,咬着嘴唇一脸委屈。
陈坤终于爆发了:“妈的你说句话好吗,这剧本我没法演了,到底是要你上我还是我上你,你给句准话儿。”
胡歌顿时用看见救星的眼神看着他,一把抱住了陈坤的腿:“——等下你刚刚说啥剧本?!”

17
陈坤看他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

18
“没想到你也进来了。”陈坤莞尔一笑。
胡歌疯狂点头并且跪地求问出去的方法。
“你进来多久了?”
胡歌掰着手指算了一下,颤抖着说:“……八天了。”
他都不敢去回忆这八天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猜吧,”陈坤摩挲着自己的指甲,望着自己的手,幽幽地说:“这种事总有个期限,就算是打游戏也能过满多少关卡就能出去。”
胡歌急道:“那是多少天呢!”
陈坤笑着说:“我要是知道,不就不会留下来了——还有可能永远都出不去,像明日边缘一样卡在那一天过不去。”
“就像土拨鼠之日那样。”胡歌瞬间被打击得面色惨白,腿一软坐倒在床上,魂儿都没了。
“难道我一辈子要给人生孩子了……”胡歌绝望地喃喃自语。
陈坤瞬间眼睛一亮,兴趣浓厚地凑近他问道:“歌歌,你居然已经给人生过孩子了,是什么感受。”
胡歌看着陈坤眨巴的眼睛,更加绝望了,失魂落魄地说:“原来不是每个人都要生孩子。”声音都有点发颤。
陈坤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说:“振作一点,说不定呢,你在这个世界找到真爱你就能出去了呢,一般童话不都是这么设定的吗。”
胡歌抬起头,期待地看着陈坤。
“你不是要和袁弘订婚吗,我记得你俩当时要死要活的,搞不好结婚就出去了。”陈坤说得很有道理,然而胡歌却打了个冷战,他回想起上一个故事里他和袁弘结婚以后的结局。
胡歌颤声道:“我才不要和他——”
陈坤挑起眉。“换口味了?”
胡歌不想被多年好友用探究性的八卦射线扫描,于是赶紧闭上了嘴。没想到陈坤挪了两步,在他床边突然坐了下来,圈住了胡歌的肩膀,凑近了他。
“你见过吴磊了对吧。”
陈坤对他意味深长的一笑。“他是不是很不错。”
胡歌:……
“还有刘昊然,我强烈推荐他。”陈坤笑得意有所指。
“黄景瑜也很棒哦。”陈坤凑近他耳朵边悄声细语地说。
胡歌:……你克制一点???
陈坤把他从床上拉了起来,然后笑着说:“来吧妹妹,赶紧把舞会参加完吧,耽误时间了爸爸是会骂我们的。”
“……坤哥你太入戏了。”
“我挺喜欢这里的,”陈坤挑了挑眉毛:“这是我挺喜欢的一个剧本,所以我多呆了几天。”
????还有这种操作??
陈坤看到胡歌震惊的眼神,歪了歪头,“当然啦,只要你挑中你喜欢的,呆一辈子也没问题。”
胡歌刚想问,外头已经敲起了门:“宝贝儿,明台换好衣服了吗,父亲在催了。”门外响起来了的声音颇为耳熟,这让胡歌突然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简直是窥破天机之后甚至有些恶心。
他看见自己多年吃斋念佛的好兄弟陈坤踏着轻盈的脚步从他身边走过,然后洒下一地银铃般的笑声:“已经准备好了老公,我们先下去吧。”
陈坤打开门,胡歌看到黄晓明站在外头的身影。
#甚至长高了些#

17
明台跳了十分钟的舞,在会场闲逛的时候至少遇到了十五个邀请他上床的男人,其中三个在酒杯里下了药。
到目前为止今天还没有被日,归功于胡歌半个月来的锻炼。如今的胡歌不仅警觉,而且经验丰富,很快认出了所有不轨之徒,并且把这些狗逼都暴揍了一顿。
被他打伤鼻梁的袁医生今晚是最后一个受害者,他脸上还贴着创可贴,但已经拾掇得帅气逼人了。毕竟底子好,胡歌看到袁弘打扮得玉树临风出来的样子,还是颇有些十几年前在校园操场上初遇时的惊为天人。
胡歌屁股一紧,总觉得会被日,于是在袁弘捧着一束玫瑰花在小露台跪地求婚的时候把他一脚踹下了喷泉池。
“怎么回事!袁少爷怎么摔下去了呢!”大家都哄乱成一团,几个守卫赶紧下去水池捞人。
袁少爷被从水池抬出来还叫着明台名字呢。
胡歌四处逃窜。一不小心眼前一黑,撞到了一个滚烫的怀抱中。他抬起头,战战兢兢地看了一眼,憋了半天,才憋出来这句话:“姐夫好。”
黄晓明笑眯眯地看着怀里的胡歌,“你以前不是都叫我左二爷的吗?”
胡歌:……
黄晓明手一收,搂住了他的腰:“你今天把袁少爷踢下楼了呀。”
胡歌心中一惊,会不会被逮起来,他可不想被袁家告进看守所,一看就是要被日的。他难以启齿地纠结了一会儿,才说:“左二爷,你看到了,你说给别人听了吗。”
左二爷摩挲着明台的腰,似乎在思考着,手不安分地在腰背游移着。“我呀,还没想好要不要说呢。”
明台艰难地讲:“那你别说好不好。”
左二爷嘴角噙着一抹邪笑,半晌突然说道:
“台台,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玩火。”
胡歌:???
“当着你姐姐的面还要勾引我。”黄晓明邪魅一笑:“台台,你自己挑起来的火,你自己来灭。”
要被陈坤剁了。胡歌二话不说转身就要跑,但是很快被一把揪住后颈抓了回来。说好的姐夫呢,胡歌欲哭无泪,他听见姐夫说:“你上次也是这样,我还没说什么呢就想跑,我还从来没有尝试过被拒绝的滋味呢,很好,你已经成功地引起我的注意了。”
姐夫往前多走了两步,“台台,你是我见过最单纯善良的女孩子,和你姐姐一点儿也不一样。”
胡歌:???我是男的???而且陈坤也是男的????
“台台,跟了我吧,被我上过的,没有不爱上我的。”胡歌尽力挣脱着自己的手,然而始终没有成功。最终被姐夫困在了怀里,拦腰抱着,摸索着衬衫下的肌肤,软倒在男人怀里:“你看你,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陈坤啪的一下把门推开了,他狭长的凤眼盯着房间里。
“坤哥救我!”胡歌大喊。

18
胡歌最后被靳东打了一顿屁股。
用手打的。
好疼。
原来靳东是爸爸。

19
“我真的很冤枉,我只是听话下去跳了个舞。”
胡歌抽噎地说。
他现在的便宜爸爸,一脸严肃的靳东,正用手抚摸着他被打得滚烫发红的屁股蛋,然后给他擦清凉膏。冰冰凉的感觉落在痛得发烫的屁股上更疼了。
堂堂直男胡歌出生了几十年都没有这几天流的眼泪多。刚刚袁医生家来退婚,靳东气得怒发冲冠,人走光了以后,明台就被明楼绑在客厅的长凳上,裤子脱了个精光,来往的下人和仆从在旁边进进出出,不敢抬起头去看他,但是却不自觉用余光去偷觑几眼。明楼一开始本来打算用戒尺,后来因为怕伤害他改用了手掌,他一共打了一百多下,当着所有人的面掌掴他的屁股,他能切身地感受到那种粗暴疼痛,以及感受到那种亲密无间。明楼甚至要求他自己数数,明台终于在五分钟后崩溃了,趴在椅子上嚎啕大哭了起来,羞耻和疼痛击倒了他。
明楼现在把他抱在怀里,一直搂着他,摩挲着他光滑白皙的肌肤,看不出来是在上药,还是仅仅只是在爱抚。“台台,爸爸爱你,可是爸爸受不了你这么不听话。”
胡歌不敢说话了。
现实生活里的靳东一直待他很好,甚至可以说宠溺,从来不会对他说一句重话,更别说这么残酷的事。胡歌一直哽咽着,身为一个钢铁直男这么一直掉着眼泪的确很丢人,可是他现在实在止不住,他的屁股也太痛了。
靳东叹了口气,声音里有些沧桑:“台台,爸爸老了,你不听爸爸话了。”
屁股还在对方手里,胡歌拨浪鼓摇头。
靳东轻声说:“你和袁家的小子终归是要订婚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明年说不定都不回来了,你让爸爸一个人怎么办。”
胡歌心想完球了,可能和袁弘结婚是避不过的,也许这正说明这个人搞不好真的是自己的真爱,和这个真爱生活幸福以后说不定就可以穿出来了。胡歌想了一想,谨慎地说道:“一定要结的话,那就结吧——”
靳东一愣,眼神慢慢地变深了,他望着怀里的胡歌,抚摸着他赤裸的肌肤,深思了许久以后才说:“喝杯牛奶以后睡吧。”靳东手把手喂了他一口牛奶,胡歌缩在他怀里,慢慢地也就困了,倦的不行。他感觉身边的人走了过来,在他的脸颊轻轻一吻,摸着他的头。他太困了,只好靠在明楼的肚皮上打起了瞌睡。
“还是把咱们台台藏起来吧,让谁也找不着。”他听见他爸爸这么说。
然后陷入了深深的睡眠里。

20
胡歌:……
#不敢相信东哥竟然是这样的禽兽#

21
胡歌抬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处一家年久失修的破宾馆的大床套房里。外头艳阳高照。
空调的制冷声音阵阵轰鸣,证明了屋外酷热的温度。外头日头正高,晒得人皮肤都发疼,胡歌摸索了一把床单,感觉床确实潮潮的,是熟悉的感觉。
他正处在武汉郊区的那个破宾馆里,似乎现在还能听见隔壁刁导房间热水器重新装修的声音。胡歌心中大喜:我回来了!
他一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刷的一下拉开了窗帘,感受着武汉潮湿的夏风迎面吹来。熟悉又闷热的天气扑面而来,但是这却让胡歌身心都轻盈了起来。他只觉得自己此刻高兴得人都飘了,能被风吹起来一样。
胡歌感受了一会儿江风的吹拂,心里想也许坤哥说的有些道理,自己也许正是接受事实接受真爱才穿出来的。这样想着,他听见屋外响起来一声敲门声,紧接着是宾馆的门被刷开的声音。
屋外是一个精壮的人影,立在那儿,看着他紧张地皱着眉:“师弟,你两天没有出过门了,大家都很担心你。”




——TBC——


下一棒 @金陵城最明亮的布偶 

STEPMOTHER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661858

也发一下捞粉条 与正在更新的小妈梗文联动
ʅ(‾◡◝)ʃ

飞来横犬AU的素材可以说是很完备了。
没看过这篇的朋友我拿着大鼎舞龙舞狮推荐!

虐得脑瓜仁子疼

路兔太太 瑰宝

幸福到现出原形 手拿🍄

都这样了!为什么我们的tag依然不更新!

师生AU第四章 我的父亲开车被屏蔽 走链接吧 链接不好使就请搜索@你不愿透露姓名的父亲

http://m.weibo.cn/5594650080/4020055450898586?uicode=10000002&moduleID=feed&featurecode=10000001&mid=4020055450898586&luicode=10000001&_status_id=4020055450898586&rid=0_0_8_2667291024369074271&fromlog=100015694101233&lfid=100015694101233